首页 > 资讯索引 > 直播动态

每天都在“选秀”的短视频,为什么办不好“选秀”?

时间:2021年2月22日 来源:娱乐硬糖 编辑:刘小土

抖音自制的女团选秀综艺《无限偶像》,选出的“无限女团”已经出道半个多月了。我猜你可能会问:“啥时播的?”甚至是:“还有这么个选秀?”

连“出道即巅峰”的成团夜星光都没能享受到,刚下综艺舞台的新科女团成员便火速杀回旧战场。拍视频、开直播、忙带货,整的还是那些旧活儿。C位出道的小霸王倒是上了本电子刊,辛苦吆喝只卖出千把份,远不如直播间里的嘉年华香。

2020年上线那一批短视频选秀综艺,《无限偶像》应该是最有卖相的一个。李诞、汪苏泷、杨天真等导师虽非顶配,但胜在自带网感,适合抖音用户的口味。参赛选手自带粉丝动辄百万、千万,也让平台有勇气喊响“天生偶像,无限发光”的口号。

但现实是,这档综艺除海选开播略有热度外,即便在抖音站内,播放数据也与《青春有你》《创造营》等长视频选秀相差甚远。放眼站外,社交媒体上更是“查无此综”,豆瓣至今因评价人数不足未能开分。

随着2021年选秀综艺又拉开帷幕,“无限女团”恐怕再无出头之日。明明直播短视频每天都在上演着“选秀”戏码,为何郑重其事搞一台选秀综艺反而没人看?携巨大流量想要进军中长视频内容,哪里又是短视频自制综艺的突破口?

吃了“创新”的亏

群雄逐鹿,一档选秀综艺想先声夺人,必须来点概念包装。长视频的选秀节目,一会儿要“重新定义”,一会儿又说“不定义”,总之是要告诉观众:我最清新脱俗,快选我。

严格意义上说,去年只有微视的《热血满满的弟弟们》和抖音的《无限偶像》算是真正的短视频选秀综艺。两档节目上线时,都打出了公开海选和舞台直播的玩法,以此区别于长视频现在流行的“101”模式。

此前,“超女”“快男”的海选片段意外翻红,成了网友们的快乐源泉。如今的选秀普遍没有公开海选,且多是由经纪公司直接推荐练习生,公平性趣味性都有不足之处。短视频选秀综艺从海选播起,可以说应时应景。

《热血满满的弟弟们》的海选环节,选手变魔术、翻跟斗、当场演戏,喜剧效果不错,适合“秀粉”。《无限偶像》的海选则更具大众吸引力,首播当晚就出了大量热点话题,为节目造势颇多。

一开场,李诞吐槽“无限偶像的海选,应该能排的上最诡异之一”,就撩起观众的好奇心。不出意料,跑调、忘词、高音劈叉……选手们翻车翻得五花八门,影视号连夜剪出了成千上百个“奇葩舞台合集”。

帅哥靓女咱见多了,沙雕选手乍一看确实新鲜。因此,绝大多数观众追《无限偶像》,就想看看正片到底多好笑、这届爱豆能有多der。硬糖君这样的路人更“肤浅”,只关心离开抖音滤镜的网红究竟长啥样。

节目前两期,《无限偶像》虽未能出圈火爆,但在站内还是有充分曝光。可惜抖音没能把握好节奏,海选接力战录制时间过长,越往后节目越松散、拉胯,节目热度未能续航。

折腾两个月,49位无限女团候选者总算决出,开始接受明星制作人、导师指导,正式打造公演舞台。然而,观众此时早已对正片丧失兴趣,甚至因海选对节目形成固定印象,吐槽“爱豆门槛真低”。

观众耐心都磨没了,《无限偶像》还在不急不慢搞直播创新。是,常规综艺受限时长,要对节目内容进行取舍。谁被恶剪、谁被加戏,最容易引起粉丝对线。可拒绝一剪没,并不代表大家能接受真实却拖沓的原片。

 

剪辑作为“讲故事的艺术”,本身并无对错,且往往带来的是正向效果。多少综艺精彩场面,要归功于剪辑师。况且《无限偶像》多数选手业务水平有限,压根经不起“原片直出”的考验。

长达四个多小时的入营首秀直播,成功劝退大批路人。从直播回放数据来看,点赞、评论逐“集”递减。后期观众流失速度明显加快,全靠好平静、小霸王、宸荨樱桃等头部网红勉强维持热度。

短视频用户早已习惯快节奏、碎片化的内容消费,你这整得比长视频还长几个意思?正片无法快进、回放没有横屏、全程不能倍速,《无限偶像》扑得明明白白。坚持追到成团夜的朋友,值得硬糖君唤一声勇士。

选秀放过网红吧

直播、短视频的造星口号喊了这多年,可算是网红出身的选秀偶像,目前也只有杨超越。

长视频的选秀节目里,网红多数手握祭天剧本,充当话题工具人。可回归到短视频主战场,为什么还是不行呢?集合了众多千万级、百万级网红的《无限偶像》,几乎没能借到粉丝的势。

我们如今说的偶像养成,其实是粉丝养成。不论是《青你》还是《创造营》,偶像本身已经是一种半成品,只需要通过节目展现自己优秀的一面,圈住粉丝、养成粉丝。但偶像本身养成的过程,是在经纪公司的内部训练,并未曝光的。

我们在选秀综艺播出前,已经知道选手是谁、来自哪里,但并不清楚其具体的人设、性格,因而对节目抱有无限期待。通过舞台,粉丝与偶像相互选择,彼此努力加强养成感,营造沉浸式追星体验。

网红呢,其实已经是“选秀”成品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直播、短视频本身就是一个大型选秀平台。主播、短视频博主接受海量用户检验,其获取粉丝的过程就是一场互联网选秀。

网红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用户是谁,为谁生产内容。她们经历过度曝光,人设、性格早已定性,也就很难带给粉丝更深层的养成感。

那么,她们能通过换人设来增加新鲜感吗?可以,但非常没必要。

坐拥420多万粉丝的“我是好平静”,堪称《无限偶像》的话题制造机。2019年,她凭借“穿睡衣去旅游咯”的鬼畜视频走红,自此立起“邋遢女孩”人设,拥有光额头、双下巴和花睡衣三大标签。

怎么看,好平静都没有半点爱豆潜质。她身穿睡衣现身海选抢位战的视频在抖音、豆瓣引起激烈讨论,路人认为其“不尊重舞台”“装疯卖傻”。为了“尊重舞台”,好平静不得不放弃素颜风格,以女团妆示人。结果呢,粉丝又反感这种改变,吐槽“她变了”“没内味儿了”。

这种矛盾存在于每个网红选手身上。《无限偶像》选手出营前后,业务、风格、人设基本没变。可见,待挖掘的路人和原有粉丝间,网红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。出道这张偶像大饼,真不如老铁的爱实在。

至于短视频选秀的公平性,其实更难保障。《无限偶像》采用榜单积分制,由粉丝投票、真人秀积分、导师加成综合计算。小霸王、王乃迎和宸荨樱桃的粉丝量高达数千万,以绝对碾压的优势分走三个出道位。谁自带粉丝多,谁就能出道。马太效应这么强,还选秀干嘛?

千一、苏北北、王家佳和龚颖则背后有“人”。千一有老哥胜仔拉票,火速冲出6400多万积分;王家佳作为无忧传媒旗下达人,成功解锁刘思瑶、小99、幺妹儿的应援套餐,票数大幅增长。网红抱团,出视频、刷礼物、直播捧场一条龙服务,可比明星间录个vcr祝福走心。

说来说去,《无限偶像》更像一个表演舞台,而非出道机会。

短视频的内容梦,谁来圆?

家家都想做选秀。同样的S级综艺,选秀节目投资回报率通常会比常规版权高出数倍。再加上造星、带货的诱惑,发力自制内容的短视频平台争相布局选秀赛道。但选秀对内容和运营有着极高要求,竞争也尤为激烈。

除形式、选角、节奏等内容硬伤外,短视频的产品机制也极大限制了节目的传播。

在站内,抖音没有综艺专区供节目进行集中曝光。观众需要自行搜索或关注官方账号,转化链条过长。在抖音搜索“无限偶像”,相关搜索竟是“在哪看”,心疼一秒。

在站外,抖音与其他媒体平台的关系也不够融洽。宣发几乎是单打独斗,微博、豆瓣这些传统娱乐阵地,抖音的节目、选手始终未能攻入。第三方数据平台也暂未收录微综艺、微剧,进一步降低了节目曝光率。

这些基础建设其实还较容易完善,更长期的仍是内容问题。各家微综中,西瓜视频早期自制的表现最为突出。《侣行》《大叔小馆》《地标60年》一系列节目比较贴合站内用户趣味,取得过较好成绩。

内容产业格局越来越呈现多元化、分众化、圈层化的趋势。人们不再人云亦云,转而追求个性化的内容体验。而长视频和短视频的用户消费习惯不同,这意味着彼此需要弄清楚自己给谁拍剧、拍综艺,走适合的路。

抖音推出过几档明星微综艺,在粉丝群体反响不错,但也只有粉丝看。按理说,日活6亿的抖音,用户对情感、理财、娱乐等品类消费需求旺盛,有条件制造更多垂直爆款。

这两年,观察类综艺是国综热门,但已隐现颓势。其中尤以恋爱观察类的下滑最为明显,连噱头拉满的离婚综艺都扑得消无声息。

恋综失灵并非群众不爱了。一来,明星恋综的套路用尽,我们看多了假装搞对象的剧情,再也不信“szd”。而素人恋综过于普通,难以带给大家刺激感,还不如去看甜宠剧,或者去抖音追网红“夫妻”。

比如著名的“抖音三角恋”。纯情女主小霸宠恋上宠溺男主二辰,霸道男二烈阳中途截胡。男女、男男并线发展的剧情,让人无比上头。三人隔三差五连麦发糖,及时更新各种恋爱物料。

一段时间,抖人全员在追这出民间恋综,还产出了大量二创视频。#小霸宠 二辰的话题播放量破亿,互动场面屡登热搜,“牛油果”夫妇出圈走红。若不是二辰被封号,吃瓜群众怕是还要追上千百集。

韩安冉、小猪、殷世航、套璐璐等网红亦是热门选手。他们关系复杂狗血,剧情囊括恋爱、婚姻、致富经、家庭调解……等群众喜闻乐见内容,足够拍个十季八季的《与抖音网红同行》了。

上一篇:一晚带货上百万,一场直播能买套房,直播带货最赚钱的5个套路  下一篇:春节抖快电商大数据:上百万场直播 超百亿人次观看

回到顶部 回到首页

电商直播网电商直播行业领先的信息网站  RSSSitemap  浙ICP备12049413号-3
联系我们  业务QQ:3525877707 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 早8:30~晚5:00
免费发布信息[非常简单]  查找/修改/取消信息  置顶推广信息  联系方式被冒用怎么办
微信

微信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