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索引 > 直播动态

横店群演拍短视频月入过万:做网红易当演员难

时间:2020年12月18日 来源:卖家 编辑:伯虎

刚拍完战争片的剧组收工了。上百个群演,穿着土黄色军装,踩着草鞋,背着棉被列队而过,其中一个“军人”手上拿着一瓶葡萄味的饮料,有种穿越的错觉。

经历了魔幻的2020年,横店正在复苏。5月开始,几百个剧组涌入横店,横漂再一次热闹了起来。

横店恐怕是国内唯一一个,有大量“漂族”的四线城市了。

1995年,导演谢晋为了拍《鸦片战争》,请横店的老板徐文荣,建了广州街香港街,这里便逐渐发展成国内古装影视剧的拍摄基地,也成了无数普通人投身娱乐圈的逐梦之地。

从路人甲到大明星,是一段无法计算长度的路程。年轻人揣着梦想而来,又被经年累月的挫败吞噬掉热情,枯萎成垂头丧气的失败者。

唯有“横漂小区”的菜鸟驿站老板,每天看着这些群演,迎来送往,“来得快,去得也快。”

横漂15年,496个龙套

深夜11点半,大多老人已入梦,65岁的朱鹏程,正在为凌晨四点半的戏做准备。

十平米左右的屋子拥挤得密不透风,一张床、两个红木矮柜,一张靠椅,房顶垂下几十件衣服,将朱鹏程包围在里面。

他在群里确认剧组的化妆地点,接着又反复练习台词、揣摩眼神和动作。这部戏里,他要扮演一个老伯,台词只有几句话。

留给朱鹏程睡觉的时间只有一个多小时,凌晨4点,他开着自己的电动小汽车,到剧组排队等化妆。

朱鹏程两鬓斑白,腰板挺直,乍一看是个普通的老头子,但他一开口,你就知道他是个演员。说起话来中气十足,满满的台词感。

“我参演了496部影视剧。”每演一部,朱鹏程就在心里刻上一笔,别人问起,他能脱口而出。

讲起演戏,朱鹏程像是沉浸到了自己的世界。他在客厅里手舞足蹈,还原拍摄现场。讲到他曾经在部队唱样板戏,跳芭蕾舞,他蹦起来又脚尖着地。回忆起几十年前参演的某部舞台剧,他能用当时的语气完整地复述台词。

朱鹏程身体还发着低烧,说几句话就吸一下鼻子。前几天,他在一个古装戏里,扮演船翁。根据情节,船划到水中央时,会突然裂开,他和女演员要落入水中。当天的横店,气温不过十度。他光着膀子在河边换戏服,回来就感冒了。

朱鹏程演了大半辈子的戏,做了15年横漂,至今仍单身。到横店前,他在老家江苏一边工作,一边出演舞台剧。来横店后,他做了特约演员,俗称“龙套”。

他也主演过几部微电影,这让他引以为豪。

路人甲:再也没有王宝强

在横店,不是所有人都能做主角的。

尔冬升导演的《我是路人甲》里,男主从东北雪乡只身到横店,梦想变成大明星,最终只能徘徊在一个个龙套角色里,这是几乎所有横漂的处境。

“这里人人都想成为王宝强,可是再也没有出过第二个王宝强。”

距离横店影视城几公里外,有一个“横漂小区”翡翠苑。这里超过一半的住户都是横漂。今年,寇梦迪和丈夫在小区开了间菜鸟驿站,主要为横漂收发快递。她每天在店里,看着这些人来来去去。“流动率很大。”

经常,昨天还在拿快递的人,第二天就拉着行李箱走了。有时候,某个熟悉的名字,很长时间没有出现了,寇梦迪就知道对方是离开了。

横漂的生活很不稳定。店里原本9点半关门,寇梦迪为横漂延到了10点半。她记得很多横漂的名字,也能记住他们的手机号后四位。看到熟脸,不需要对方开口,她就直接帮人把快递找出来了。

有人半个月没现身,快递却是每天都回来,堆了小半个货架。寇梦迪也不会催,她知道,可能是进组了,好事。

“有的人回来时累得眼睛都睁不开了,走路都摇摇晃晃的。”寇梦迪就给他们拿个小推车,推着回去。

双十一之后,寇梦迪每天都收到了一个横漂的快递。这个叫王秀梅的横漂,每天至少要回5—6个包裹,连续堆了半个月。寇梦迪以为她进组了,没想到,半个月后,王秀梅回来,说自己接不到戏,为了挣点钱,到义乌的菜鸟仓,做了临时拣货员。

四套房的横漂

寇梦迪对王秀梅的第一印象,就是“这个人也太会买了,每天必来取快递。”

最多的时候,王秀梅一天取了40多个快递。寇梦迪把门口的推车借给她,拉了两趟。“那天晚上,我拆快递拆到了12点。”王秀梅笑着说。

后来,寇梦迪才知道,这个看起来30出头的女人,实际上有45岁。和丈夫离婚后,王秀梅一个人到了横店,一漂就是9年。

王秀梅从6个快递里,拆出2瓶10斤装的洗衣液,一箱橘子,还有直播用的打光灯。40多平米的单身公寓里,还摆着几箱其他的水果和零食。上百套外卖送的餐具被她收集起来,插在空了的奶粉罐里。衣柜上堆满了快递纸箱。她购物成瘾,房间里物品越积越多,要用的东西找不到了,“重新买会更快。”

王秀梅独居多年,这些年陆续养过几只宠物。她说话语速超快,讲起第一天来横店,眼里瞬间有了神采。

“我来第一天,就被导演看上了,200多个群演里,他一眼就看到了我。”据王秀梅的讲述,那天,她去剧组应聘一个特约角色,200多人一起拿着铁铲挖坑,导演在人群里看到了她的长相和动作,指着她喊,“就是她了。”

王秀梅成功在横店落脚了。她一边在剧组跑群演和特约,演的最多的是“打鬼子”的戏,在泥坑里,拿着步枪刺倒“鬼子”。

拍戏之外,她帮人拍影视短片和广告。在优酷视频里,王秀梅找到了当年,她帮一个影视学院的学生拍的微电影。

高度模糊的画面里,王秀梅扮演白衣飘飘的古代女子。略显僵硬的表情,听不清楚的台词,以及剪辑软件里自带的荧光字体,显示着这部作品最初的稚嫩。

可王秀梅坚持下来了,一拍就是9年。她对演戏的执着始终都在,对自己的外在条件和天赋信心尚存,相信自己加以辅佐,是可以成功的。“明年,我打算去报影视班,提高演技,还要进修电影课。”

当群演的收入并不高,王秀梅并不靠演戏生活。她自称除了横店的这套房子,在老家安徽还有三套,“其中一套是别墅。”她特意强调。说这话时,她身上穿着一件花了几毛钱买来的法兰绒卫衣。

网购,对王秀梅来说是精神食粮。每次,收到寇梦迪的取件短信,她会有种心安的感觉。她不在乎收到的是什么,更喜欢蹲在公寓的地板上拆快递这个过程,“像是拆礼物,你不知道里面是什么,打开之后总会有惊喜。”

替身:人生不在横店

对朱鹏程和王秀梅来说,横店已经是“家”了,是他们人生梦想的寄托处。但也有一群人,并不会“死磕”演戏。

吴敌还记得,自己刚来横店的那年,横店还没有拍短视频的人。这几年,有群演觉得片酬太少,兼职拍短视频。横店有得天独厚的影视优势,群演穿着戏服随便一拍,就能涨一波粉,“比演戏容易太多。”

吴敌在横店做了几年替身。他专门替主角从马上摔下来,或者替人从山坡上滚下来,身上有一些细小的伤口。

3年前,他认识了馨儿,一个喜欢拍古风的姑娘,住在翡翠苑。拍戏之余,他和馨儿经常在彼此的视频里客串。他饰演的杨过,出现在仙剑奇侠传里,遇到了馨儿演的林月如。

馨儿把几十集的《仙剑奇侠传》,缩减拍成了一个小时的短剧,剪成了四十五集的剧集。传到快手里,最多的一集,有300多万点击。如果粉丝想提前看完剧情,就得掏钱买。这是她主要的收入来源。

疫情期间,馨儿自己在网上买布料,拿回家做古装衣服,能比直接定做便宜不少。

有一次,她买了一个古床,快递寄到寇梦迪的菜鸟驿站时,把寇梦迪吓了一跳。床占了驿站小半面墙,寇梦迪寻思着帮她送到家,瘦瘦的姑娘跑来扛着就回家了。

驿站所在的小区旁,有一片竹林,竹林里藏着一个竹屋。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里,杨幂和赵又廷饰演的主角,在竹屋门口成亲。绕着竹林边的小路走五分钟,竹林褪去,眼前是悬崖断臂。《傻王闯天下》里,郭晋安演的王爷,就是从这里摔下来变傻了。

有一次,吴敌饰演的杨过,需要在悬崖上召唤雕,他绕过竹林找到了断崖,从此这里成了他们拍戏之外的秘密基地。

没有拍戏的时候,他们就拎着红薯、紫薯、水果到断崖下,一边架着手机直播,一边生火烤红薯,一待就是一下午。

在这个诞生过许多名剧的山脚下,馨儿和吴敌内心没有过多起伏。尽管曾演过小角色,但馨儿一开始就没打算做演员,“还不如做网红。”她的快手里,有几十万粉丝,每个月能收入几万元,比当群演高得多。

吴敌很清楚自己的定位,“做演员,我想都不会去想。”他觉得自己做不到,便转换人生目标,先攒点钱,过几年离开横店,开一家店,或者做点小生意。“总之,人生还有更多精彩的地方。”

上一篇:超实用的直播间产品定价套路,直播带货量暴增10倍!  下一篇:网红电商,不再靠“脸”赚钱

回到顶部 回到首页

电商直播网电商直播行业领先的信息网站  RSSSitemap  浙ICP备12049413号-3
联系我们  业务QQ:3525877707 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 早8:30~晚5:00
免费发布信息[非常简单]  查找/修改/取消信息  置顶推广信息  联系方式被冒用怎么办
微信

微信二维码